星雲大師與人間佛教--龔鵬程

四、當代新佛教

星雲大師曾說:

現代化這個名詞,代表著進步、適應、成功、光明、自由、民主的意思。……全世界不管在政治、社會、經濟、軍事各方面,不管如何傳統,但大家都能有一個共同的認識,只有在現代化之下,人類才能生存、幸福。……將佛教推向現代化的新紀元,是我們歷年來努力的方向。雖然我們的宗旨、目標,不一定能為社會上的大眾所體會。但是要把佛教的真理廣大地傳播給社會,讓現代人們能欣然地接受、佛教走上現代化,是一條必然的途徑。

為了達成這種現代化,星雲大師主張在技術層面要佛法現代語文化、傳播現代科技化、修行現代生活化、寺院現代學校化;在目標方面,要建設佛教成為生活樂趣的人間佛教、財富豐足的人間佛教、現世淨土的人間佛教。

這些,涉及的領域極廣,但從每個個別的地方看,會覺得與其他 法師大德或道場所做所為或許也沒有太大的不同。例如佛法;要現代語文化。印順也提倡 過,他在〈編修藏經的先決問題〉一文中即主張選譯約三百卷佛典為語體文,科技化方面,各道場做得也很不錯,編書、出刊物、錄音帶、錄影帶、電腦化、衛視,可說應有盡有。星雲大師說要「建設大乘普濟的人間佛教」,則慈濟功德會、佛濟基金會等團體,在普濟救施方面的成績,更是不遜於佛光山。星雲大師說現代佛教「要有資生利眾的事業」,應開辦各種醫療救濟、教育、文化事業,造福社會。佛教界如曉雲、證嚴、聖嚴等法師在這些地方也不遑多讓。至於修行現代生活化、寺廟功能學校化,也有不少教團在走這個路子。

固然我們可以說,某些團體在這些方面只能算是聞風繼起者,而且也做得不夠全面;真能開風氣之先,發揮先導影響力,又能全面展開的,仍然不能不推星雲大師及其佛光山教團。但僅如此說,我認為仍是否夠的。星雲和其他法師的差異,可能不是量上做多做少,或時間上誰先誰後的問題,而是性質上的不同。

相較於他的前行者,星雲的人間佛教運動,有目標有方法,方法及目標又均以現代化為其主軸。因此它本身會形成一個「新佛教」的型態,與約略同時出現的「當代新儒家」一樣,共同標幟著我們這個現代化轉型時代的特徵。

這種新佛教,不只是寺廟建築較為新穎、人員較年輕有朝氣、宣教手法較活潑。較能參與社會服務而已,而是它基本上擁有現代社會的價值觀及運作邏輯。例如民主、法治、理性、財窩、進取、以及現代社會的理性化科層官僚組。

星雲所建立的教團,依仁法師在《僧團制度之研究:印度、中國及現行台灣三階段之比較》一書中曾有分析,認為它是中國叢林制度的革新5。例如經選舉產生的宗務委員會及宗長,代表民主精神;強調「依法不依人J「法制而非人制」,顯現了法治精神;行政和弘法上,又運用了現代化的行政管理與科技知識。這些無不體現了現代社會的現代性(modemnity)。同樣的,星雲說:「建設財富豐足的人間佛教」「要有人間進取的精神,在這個世界上,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,每個人不是靠別人給我們財富,給我們救濟,都得靠自己去努力才能坐存,所以人要有進取的精神」「現代化的佛教是合理的,不是邪見的,不是迷信的」等等,也充滿了現代性。

現代社會之所以不同於傳統,並不在於科技及生活方式的不同,而是因為有了這些價值觀和運作的邏輯。工業革命之後,政治型態走向自由、民主,「法理社會」逐步建立,資本主義經濟高度發展,運用科層化體制,重構了許多人群組織,要求效率、追求財富,才逐漸形成我們今天這樣的社會。佛教發展到廿世紀,遭遇到空前的社會劇變,許多人都意識到要改變,也體認到佛教不再能出世離俗,要在人間生存下去,即須講人間佛教,但沒有人理解到這個人間已成為什麼樣的人間。人間社會的型態,千差萬別,封建的、帝制的、資本主義的、社會主義的、無政府主義的、城邦的、部落的,在什麼人間去建設什麼人間佛教?只有星雲大師抓住了這一點,了解到我們是在一個「現代化情境」中來建設現代的人間佛教,所以要將佛教建設成現代佛教。這種現代佛教,擁有與現代社會相同的價值觀和運作方式,當然令人覺得親切、覺得它代表了進步,且其本身便是社會現代化的成就之一。

1  |  2  |  3  |  4  |  5  |  6  |  7  |  8  |  附註
回人間道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