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雲大師與人間佛教--龔鵬程

一、人間的佛教

人間佛教,這個名詞以及它所代表的方向,都不是星雲大師創立的。因為「人間彿教」也者,乃清朝末年以來整個佛教發展的趨勢之一,談論倡議者絡繹不絕。民國廿六年,〈海潮音〉出過人間佛教專號。抗戰期間,浙江縉雲縣也出過小型〈人間佛教月刊〉,後來慈航法師在新加坡,辦過〈人間佛教〉刊物、法舫法師在暹邏也講說人間佛教。可見「佛教應該是人間的」這個發展方向早已被許多人接受了,也有不少提倡者。

相對於人間佛教之說,太虛大師另外提倡「人生佛教」。於抗戰時期,編述一部專書,即名〈人生佛教〉。據印順導師的解釋,太虛大師不採「人間佛教」之名,而至張「人生佛教」,其含義意有兩個方面:

「一、對治的:因為中國的佛教末流,一向重視於一死,二鬼,引出無邊流弊。大師為了糾正他,所以主張不重死而重生,不重鬼而重人。以人生對治死鬼的佛教,所以以人生為名。二、顯正的:大師從佛教的根本去了解,時代的適應去了解,認為應重視現實的人生。『依著人乘正法,先修成完善的人格.保持人乘的業報,方是時代所需,尤為我國的情形所宜。由此向上增進,乃可進趣大乘行。使世界人類的人佳不失,且成為完善美滿的人間。有了完善的人生為所依,進一步的使人們去修佛注所重的大乘菩薩行果』(〈我怎樣判攝一切佛法〉)。大師曾說:『仰止唯佛陀,完成在人格。人成即佛成,是名其現實』(〈即人成佛的真理實論〉)。即人生而成佛,顯出了大師『人生佛教』的本意。」

雖然如此,印老仍覺得用「人間佛教」之說較好,因為人生佛教與人間佛教兩者,由顯正方面說,大致相近;而在對冶方面,覺得更有極重要的理由。因為佛教是宗教,有五趣說,如不能重視人間,那麼如重視鬼、畜一邊,會變為著重於鬼與死亡的,近於鬼教。如著重羨慕那天神(仙、鬼)一邊,即使修行學佛,也會成為著重於神與永生(長壽、長生)的,近於神教。神、鬼的可分而不可分,即會變成又神又鬼的,神化、巫化了的佛教。這不但在中國流於死鬼的偏向,印度後期的佛教,也流於天神的混濫。如印度的後期佛教,背棄了佛教的真義,不以人為本而以天為本(初重於一神傾向的梵天,後來重於泛神傾向的帝釋天),使佛法受到非常的變化。所以特提「人間」二字來對治他。這不但對治了偏於死亡與鬼,同時也對治了偏於神與永生。真正的佛教,是人間的,惟有人間的佛教,才能表現出佛法的真義1

由太虛大師及印順長老對人生佛教和人間佛教這兩個名詞上的辨析,大抵已可以看出主張人生佛教和人間佛教者的基本想法。這個想法其實是目標一致的,都主張改革佛教之積弊,讓佛教由重視死亡與重視成佛,轉而重視現世人生。認為唯有成就人道才能成佛。

1  |  2  |  3  |  4  |  5  |  6  |  7  |  8  |  附註
回人間道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