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雲大師與人間佛教--龔鵬程

因此,印順的人間佛教說,重點在於要人秉持正確的緣起觀。只要能知一切緣起,勘破自我,而求有利眾生,那麼,從事任何職業,在任何位置上都可以有益人群:「菩薩遍及各階層,不一定是喧赫的領導者。隨自己的能力,隨自己的智慧,隨自己的興趣,隨自己的事業,隨自己的環境;更能從悲心出發,但求有利於眾生、有利於佛教,那就無往而不入世,而無而不是大乘!這所以菩薩人人可學。如不論在家出家,男眾女眾,大眾體佛陀的悲心,從悲願而引發力量:真誠、懇切,但求有利於人。我相信:涓滴,洪流、微波、巨浪,終將匯成江洋法海而莊嚴法界,實現大乘的究極理想於人間。」

這種講法,理論上頗為巧密。因為知緣起性空,是出世解脫,本此解脫出世之心,在世從事任何工作,則是入世,也是既入世又出世。出世的佛教,遂與人間佛教合為一體。

但如此說,其實也是虛說、是弔詭地說。為什麼呢?一、本出世之心,為入世之事。因此即出世即入世,解脫之佛教,即人間之佛教。誠然。但這樣的論述方式,倒過來說,一樣可以成立。本入世之心,為出世之事.故入世即出世,出世不聞世事的佛教亦即人間仍教,以入世伎刻計較之心去從事各種工作,也「無住而不出世」。如此說法,能讓人心安嗎?如果不能,便可知所謂出世而不離世間云云,只是論說上的精巧,要判斷它是否可資遵循,還應考察它論式之外的內涵問題。

二、所謂內涵,是指出世入世究竟何所指的問題。出世,若指其知緣起性空;入世,若指其所處之境與所任之事。則兩者其實屬於不同的層次,也是不同性質之兩回事,一屬聖諦,一屬世諦。已知緣起性空者,如何對他自己那本無自性之事業,仍相信它可有利眾生?對不必執著之事,如何仍能真誠懇切地去做呢?轉聖諸為俗諦,不是不可能,但須有一方法論上的說明,否則即為空說,即為戲論。


三、從悲心出發,但求有利眾生,則無住而不入世,無不是大乘云云,將成為倫理學上的動機論,成為「意圖倫理」。缺乏「何者方是真正有利眾生」的討論或認識,常會跟發諸慈悲的放生活動一樣,使其結果並不其能造福人間、有益環保。換言之,談人間佛教,而僅從聖諦這一面說,欠缺對於人間事務的理解與探討。處理世務,只怕會一塌糊塗。此時空說出世即入世。只讓人覺得是唱高調,缺乏實踐性。

1  |  2  |  3  |  4  |  5  |  6  |  7  |  8  |  附註
回人間道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