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雲大師與人間佛教--龔鵬程

五、超越現代化

假如詳細分析星雲大師如何將現代價值觀和佛教義理融合起來,或比較新佛家與新儒家在面對現代化挑戰時不同的對應方式,一定非常有趣。但篇幅並不允許。而且,此處我想談的是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。

現代化,固然是我們這個世界整體社會所追求的方向。但這個方向真的對嗎?好嗎?如果真好,那麼,業已現代化的社會為什麼仍然充滿了罪惡與災難?為什麼越是現代化的國家及城市,越是犯罪率升高、婚姻不正常、充斥著色情與暴力?現代社會中的人,也並不比古代人更快樂。

針對資本主義所造成的社會分配不公,出現了社會主義;針對現代社會的人與人「疏離」現象、人心的荒蕪空虛,出現了文學上的現代主義;針對工業發達、人類掠奪資源、擴大生產而形成的環境污染破壞,出現了生態主義與全球環境保護運動;針對現代社會中人人追求成功、鼓勵競爭、追求財富,出現了提倡回歸自然的清貧思想與簡樸運動……。這些,都表示了:現代未必即是個理想的社會,其中蘊含的價值觀和它的運作邏輯,恐怕均有商榷之必要。所以才會出現這一波波反現代的浪潮。

這並不是保守主義式的「抗拒現代化J,而是「在現代之後」思量如何超越現代化。

如果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,係以佛教現代化為其主軸,將佛教改造成為其有現代性的新佛教。那麼,在現代之後,這個教團以及它所代表的精神,只怕也不能避免遭到質疑。是否這個新佛教運動亦將如現代化一樣,已完成了它歷史的階段性任務呢?

其次,佛教的教義,和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各種價值觀之間,難道真能融合為一體,而不生杆格嗎?鼓吹消費、刺激欲望、不斷開發,即是佛法?

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複雜處,即在這裡。一般人只看到他融合現代化的這一面,殊不知其現代化中其實包含了超越現代的部分,勉強稱說,可說是「即現代而轉化之」。

例如資本主義社會是講究財富積累的,星雲便也說要「建設財富豐足的人間佛教」「佛教發財的方法」。但他的說法,乃是先講有錢不是罪過,「黃金非毒蛇,淨財作道糧」。然後接著講「外財固然好,內財更微妙」「求財要有道,莫取非份財」「財富對每一個人,並不都是最好的東西」「怎樣處理財富」。就其前一部分講聚收金錢者觀之,實與佛教之傳統不盡相同。是以佛教來迎合現代觀念的。但後面這種講法,卻又從現代觀念翻上去一層,仍然站在佛家的立場.對現代觀念做了一番轉化,超越了現代,不被資本主義社會的財富觀所囿。

同理,他論欲望也是如此。古來修行者,都叫人禁欲、斷欲、節欲,他卻說:「人間有欲樂,世人所需求」,不把欲望立刻眨為邪惡,且認為這正是每個人正當的需求,但接著立刻轉上一層,說:「這種欲樂並不是最徹底的,因為這不是佛教中真正的快樂,佛法所提倡的生活樂趣是法樂而不是欲樂」,故「我有妙法樂,不欲世間樂」。

如此說法,由其接引方便說,確實是十分善巧的,就人所處之位地而接引之,不愧大師手段,但這也可能不只是一種接引方式而已,它顯示的共同態度,正是承認現代性,但要求善於運用現代性,並從佛教的角度,提出超越之道。大師曾發表過〈佛教的財富觀〉〈佛教的道德觀〉〈佛教的女性觀〉〈佛教的政治觀〉〈佛教的未來觀〉等文,幾乎都具有這種特色。由其結合現代觀念,承認現代觀念的部分看,他是反傳統的、現代的。由其轉化現代觀念的部分看,則他又是超越現代的。在許多地方,可以與西方許多反省現代社會文明的後現代思潮比觀。

這樣的人間佛教,才不會只是現代社會的依附者,而真正可以提供新時代思省的方向。星雲大師所開啟的這個模式,我覺得是人間佛教運動幾十年發展中最值得注意並予發揚的。後起者,殆有責焉。

1  |  2  |  3  |  4  |  5  |  6  |  7  |  8  |  附註
回人間道場